叙利亚政治分析人士马希尔·伊赫桑认为,由于包括美俄在内的各方已就叙利亚西南部问题达成共识,在不逾越1974年停火线、不影响以色列安全的前提下,以色列不会阻挠叙政府军的行动,因而“全面收复叙西南部只是时间问题”。

夜间空中作战,一直以来是隐蔽作战意图、达成作战突然性的重要作战样式,也是世界空军训练的一个重要方向。

消息人士称,这份购买141架F-35战斗机的协议,将使F-35A的价格降至约8900万美元,比2017年2月份达成的上份协议的9430万美元的售价,降低了约6%。

尽管日本多次宣布不会把钚用于军事目的,但是日本国内不少声音质疑称,日本当局保持钚的高库存量,或许就是为了“留有后招”。

在本次会谈中,双方重申核战争中不存在赢家,同意采取具体措施来降低核风险,包括应对网络核威胁、重启双边危机管理对话等。如果上述措施能够顺利落实,将大大降低双方发生战略误判引发核冲突的风险,促进全球核态势的稳定。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近来多国联军和也门政府军捷报频传,地面战事不断推进,但荷台达之战很难在短期内结束。

印度与巴基斯坦相互敌视多年。过去十年间,由于印方认为巴基斯坦为恐怖分子提供庇护,印度政府在多边场合公开表示希望将巴基斯坦境内个别组织纳入恐怖组织名单。虽然这一建议没有得到其他国家的支持,但印度的这一举动加剧了印巴之间的紧张关系,克什米尔控制线一带几乎每周都会发生交火事件。

印度与巴基斯坦在2005年被吸纳成为上合组织观察员国,去年正式成为该组织成员国。

对于中国商人来说,投资吉布提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吗?在不利的自然条件、不够完善的基础设施以及还未成熟的商业环境下,投资项目会不会成为“白象”项目——花费巨大换来一个只是“看起来很好”、但实际得不到经济回报的项目?

歼-16多用途战斗机首次亮相是在2017年的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中。一年来,人民空军已有多支歼击航空兵部队换装了歼-16多用途战斗机,展示了中国空军作战能力的快速提升。

7月16日,美国海军海上系统司令部发言人比尔·库奇宣布,在“福特”号进行了81天的试航之后,她已经回到了纽波特纽斯造船厂,准备进行长达一年的维护和升级。

报道认为,降低F-35这个世界上最昂贵的防务项目的价格,对于在美国以及国外获得更多订单至关重要。特朗普总统和其他美国官员,曾对F-35项目的延期和超支提出批评,但近年来,随着产量增加,每架战斗机的价格已稳步下降。

2018年的这个夏天,也门局势再次走到“十字路口”——以沙特为首的多国联军和也门政府军对红海重要港口荷台达发动攻击,企图“锁死”胡塞武装进而逼其就范。持续数年的也门内战走向何方,荷台达之战至关重要。

解放军报北京7月17日电白玮、记者李建文报道:记者今天从空军有关部门获悉,2018年度空军招飞录取工作近日结束,12.3万余名普通高中毕业生参加了招飞选拔,经过初选、复选两级选拔,5100余名考生参加招飞定选检测。最终通过体格检查、心理选拔和政治考核,空军从2452名定选合格考生中按计划择优录取1480人。

中国空军正在加速推进由国土防空型向攻防兼备、空天一体的战略转型发展,歼-20和歼-16等新一代航空主战平台的升级改进是重要的物质技术基础。从1949年11月11日组建空军领导机关到1992年引进首批苏-27战斗机,在40多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空军航空兵的主力作战装备是第一代歼-6歼击机,后来推出第二代歼-7和歼-8歼击机,一直是以空中截击作为主要作战模式,始终没有摆脱传统的制空作战思路。这一时期,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的对地突击平台主要是强-5强击机、轰-5轰炸机和轰-6中型轰炸机等,但强击机“体弱腿短”,轰炸机“有弹无伴”(没有可以提供远程伴随空中掩护能力的战斗机),对地突击武器只有无制导的航空炸弹,精准度和毁伤力都十分有限。